当前位置:黑兽小说网>言情小说>凡尘劫之灵珠> 第547章 混沌星河(1)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547章 混沌星河(1)(1 / 1)

便不作多言,直直化作一道流光离了开去。

“这孩子,终归还是没有瞧清楚自己的心呢。”孟婆低声一笑。

“经历那一次之后,阿禾会看清的,婆婆且等着便是。”洛歌如是开口。

孟婆颔首,忽而看向洛歌和祁酒身后,启唇问道:“那位羌公子,怎生不曾回来?”

洛歌望了祁酒一眼,祁酒望了洛歌一眼。

方才二者回来之时,只顾着商议那婚嫁之事了。是以只是唤了一声羌棣,便兀自回了此方。

把爝西落在那边了。

洛歌默默垂眸,摸摸鼻子。

“神上,混沌星河里,有样物件儿,等了神上,还有云寂神上千万年了。也是时候,该将它取出,让它重见天日了。”孟婆摇头莞尔一笑,笑容和蔼可亲。

是那样物件啊。

祁酒和洛歌心神领会,面面相觑,俱是颔首。

确是该叫它重见天日了。

“我要在灵界出嫁,那里是我此生的故乡。”洛歌望着祁酒。

“我在幽界,不对,我在云中界迎你入门,那里……亦为我此生的故乡。”祁酒伸手,抚了抚洛歌鬓角的碎发。

“我要为你盛世妆容而来。”洛歌勾唇。

“我为你铺垫红妆万里,让你做九界最耀眼的新娘。绝无仅有,只一无二。”祁酒眼中褪去清冷,逐渐噙笑,笑色沉溺。

站在门口听了一嘴墙角的龙不离:“……”来得真不是时候。

他转身默默离去,望到了坐在远处屋檐上的洛天。

便纵身一跃上房檐,来到前者身旁坐下。

“洛姐姐和云凡兄终将圆满,珩弟有何不高兴的,要以酒消愁?”望了一眼他身侧的那些个酒坛子,龙不离微微挑眉。

“是啊,洛姐姐和云凡兄终将圆满了。千万年,两个孤独的帝神终是要再度喜结连理了。可喜可贺,不离兄,你说我该送什么作为新婚贺礼呢。”仰头喝下一口千年烈酒,洛天微微睨起眼睛,眼中难得的醉色朦胧。

龙不离从洛天身侧拎起一坛女儿红,揭开盖子大灌一口。

这酒是魔界带过来的,到底是烈。

狠狠咧嘴龇牙叹出一口气,龙不离笑了一声:“珩弟可曾听闻一句话,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

“自然。”洛天同他抱坛痛饮。

“不过,你我非是那吝啬之人。”龙不离笑了一声。

洛天望了他一眼,回以一笑:“她是我姐姐,我自古从不薄待。何况,她一生只有这么一次盛世红妆,我要送礼,便要送上九界最珍贵的。”

“纵然不是同云凡兄一般,绝无仅有,却也是凤毛麟角般的稀罕物件儿。”龙不离面上笑容越发多了起来。

“等到尘埃落定万灵归,不离兄打算何去何从?”洛天喝罢一坛酒,忽而问。

龙不离缄默一瞬,脑海不自觉浮现起一道张扬绝美的红色身影。

“君上君上——”

他望着远方一望无际的天边,目光微微的空洞:“我啊——我要去完成一个约定,让她久等了。”

洛天了然。

“珩弟何去何从?”实在喝不惯这千年沉烈酒,龙不离放下酒坛问。

“待到姐姐和云凡兄游历四方后,我便将魔界帝君之位交予他者。天下之大,纵有一席容身之处。大不了四海为家,以天为被,以地为席——便如同当年,姐姐带着我等四方游历凡界一般。”洛天扬唇一笑。

龙不离便也不再问了,侧过头看着天际。

两者俱是陷入了缄默之中。

且说孟婆,在作别洛歌祁酒二者,离去之后,只一步便跨越千万里,来到了凡界边境。

那里大海汪洋一片,与天地成一线,蔚蓝而壮观。

有一袭红衣站在海岸之上,静静目视浪花滔滔。

红衣赤足散发,气质沉稳而安谧。

孟婆静静地遥望着,一双浑浊的眼逐渐被朦胧所取代。

“是你么……”她小声呢喃。

听闻动静,羌棣回神,转过身子一看。

目光所至,望见一位迟暮老妇站在远处,静静望着自己——与其说是在望着自己,倒不如说她是在透过自己,望着他人。

“孟老婆婆?”羌棣一愣,俯首作揖一拜。

“昔年你年少轻狂,桀骜不羁,一身气度邪魅如火。如今入了龙族,身拥龙魂,竟是将这一身性子给沉淀了。到不想安静下来后,你与他颇有些相像,却也只是眉眼一分,气度一分罢了。”孟婆长叹一口气。

羌棣抿唇。

是在说他,生得有些像明月帝君么。

那位,开启了七情六欲,开启了修缘之道的祖神——那个任了第一代月老,为万缘之祖,从明月诞生而来的帝君啊。

“明月帝君天资卓韵,一身风华也唯有昔年的盘古大帝所能匹及。小子一介后辈,不足与之相提。”羌棣垂眸,对着孟婆作揖一拜。

孟婆摇摇头:“记忆中,他应如是风华。”安逸如此,绝代如此。

羌棣缄默,眼角一缕尴尬之色滑过。

“羌公子心悦扶摇神上,如今神上即将大婚,不知公子要赠甚么贺礼?”孟婆又问。

转身望着蔚蓝的汪洋,耳畔浪涛拍岸。

处处惊鸿。

“论身份,她是万神之祖;论权力,她可以号召天下万族,敕令八方人鬼神;论钱财,她的龙族秘境,便是无上至宝。我已不知,该送她什么,作为新婚贺礼了。”若是可以,他想将自己的一颗赤子之心,送给她。

可惜,他晓得小美人儿的心思。

她不会要的。

“神上素爱饮酒呢。”孟婆喃喃一句,眸中倒映着前方壮观之景,温柔缱绻复返。

若是他还在,或许她便能同他携手,为神上亲自送上姻缘线了。

只是天道宿命注定,她这一生,怕是都与他有缘而无份了。

孟婆轻叹一口气,身形缓缓消失在了原地。

等到羌棣回眸的时候,便只看到了一碗热气腾腾的汤水。

那是,孟婆汤。

亡者饮下,可以忘尽前尘忧愁喜怒,忘尽一切情长牵挂的孟婆汤。

羌棣走过去,蹲下身子端起孟婆汤,脑海忽而浮现起了尧安的身影。

“你跨过奈何桥的时候,饮下这碗汤时,可曾释怀呢,小尧尧——”他呢喃自问。

大抵是不舍的罢。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