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黑兽小说网>其他类型>八戒不想当神仙> 第78章 杉斛番外2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78章 杉斛番外2(1 / 1)

在千万年的孤独里,杉斛几乎已经绝望的以为自己就要这样不声不响的活着,可是高翠兰出现了,对她说了千万年间的第一句话,杉斛忘记不了那女孩的声音,也忘记不了那女孩。

杉斛幻化成了三小姐的样子,她很开心,可是还是无法见到三小姐,她离不开这座山。

她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入了三小姐的梦境。

第二日,三小姐果然上山了。

可是当见到三小姐的时候,杉斛很心疼,小姐很瘦弱,印象中的那个活泼开朗的女孩怎么变得如此安静悲伤。

杉斛心疼,她太心疼了!她想陪在她身边,一直一直陪着。

可是她下不了山,小姐也不可能一直活在山上。

杉斛见到小姐后,突然不想害人了,她怕小姐知道后会害怕,会远离她,所以,她愿意等着小姐时常来看看她就可以了,她满足了。

可是老天总是不如人意,小姐的病越来越严重。

杉斛能感觉到小姐毫无求生意志,知道小姐心里有座空城,城中有个幻影。

小姐濒死的时候,杉斛利用护魂玉生剥了她的魂魄,生魂离体,其中痛苦不能想象,杉斛操作的时候看着小姐痛苦的声音,几乎疯掉,可是她不能停下来,她要小姐活,就只能发疯。

她生生的看着小姐受着生魂离体之痛,心脏几乎麻木,她无法原谅自己,她想起猪八戒说过的一句话“小姐受过的苦,我总该同样受着才对。”于是她剥离了自己树魂,果然比切肤之痛有过之而无不及。

护魂玉已经是碎玉,承载你了小姐的魂魄太长的时间,她要尽快找到一个合适的身体来承载小姐的魂魄,这就是让小姐活下去的办法——还魂。

她又将自己的树魂依附在护魂玉的魂魄上,那是两个人最亲密的时候,几乎要融为一体。

小姐以为杉斛吸了她的精魄才能下山,其实并没有。杉斛拿着护魂玉下山,树魂离体,已经不再受杉斛树的捆绑,可以自由出入这座大山。

因树魂离体又没有好好的修养,杉斛很是虚弱,她不知道走了多远,倒在了路边。

宿桑仙君抱着陈寒月从她身旁飘过。看着倒在路边的像是高家的小姐,才停下来的。

杉斛感知有人接近,睁开眼,便见到仙气飘飘的宿桑,察觉到他怀中抱着的人已无气息的时候,莫名觉得那个尸体正是自己要找的。

宿桑也看到了她身上的裂痕斑斑的护魂玉,就见杉斛拿着护魂玉口里念念有词,护魂玉中有丝丝缕缕的魂魄流出。

之前三小姐去过岛上治病,宿桑是认识的,可是眼前这个一身绿衣的女子虽然和小姐一模一样,但不是高家小姐,而那丝丝缕缕的魂魄才是,宿桑在看着怀中已经没有气息的陈寒月,只能叹一句:一切都是天意。

两人都感觉到了,三小姐的魂魄和陈寒月的身体的结合可能是天底下最般配的了。

陈寒月的死实在是个意外不能在意外的事了,即使在一旁看着的宿桑仙君也无可奈何,可当看到三小姐的魂魄在这出现的时候,又觉得一切都是安排好的,命中注定。

杉斛身体很虚弱,察觉到宿桑是个仙君,如果小姐跟着他的身边那自然是好的,于是她把小姐认识自己的这段记忆封锁在了稳魄珠中,拿着稳魄珠就走了。

杉斛舍不得小姐,但是也知道人妖殊途,她不能自私的将小姐捆绑在自己身边,而且她能感知到护魂玉中若有若无的魔气,她怕自己有朝一日会无意识的伤害自己最亲近的人,于是她离开了。

自此以后,宿桑身边的小徒弟便是那个活泼开朗的陈寒月,而住在陈寒月身体里的魂魄却是高家的三小姐。

宿桑知道一切,却从不说破。

杉斛回到了福陵山之后,利用树魂锻造了一把绿剑。

她知道小姐的魂魄是在陈寒月的身体里,于是在陈家庄不远的高山上,放置了护魂玉的碎片,关键之时可以护小姐一二,主要是陈家庄有任何的异动,拥有另一部分的护魂玉的杉斛可以感知到。

高山的护魂玉在感知到师徒四人取回真经返回的途中又到了陈家庄的时候,杉斛就知道三小姐和猪八戒的缘分又被牵扯上了。

既然如此都躲不过,那就要帮小姐一把了,于是她又出山了。

她杀了陈家庄的人引猪八戒接近小姐,又带他们去高山找护魂玉的碎片,杀尽高山生灵,让猪八戒犯杀心,造杀孽,入魔道,一步一步只为逼他远离佛道,逼近小姐身边。

可是福陵山下,突然来了和尚,她猜想师父要来带走猪八戒,那就一起入地狱吧!

杉斛在失手杀了小姐之后,不疯魔那是不可能了,引来天兵将她捉会天界。

她偷偷的逃回人间,本想直接去杀了猪八戒让他为小姐殉葬,但是她想到了那个带走小姐的宿桑仙君。

对的,宿桑仙君带走小姐的时候,她之所以没有阻拦,就知道他可能是会救小姐的于是她到了蓬莱岛的时候,恰好看到唐僧和孙悟空离开。

她直接潜进了岛主的院子,寻着气息找到了小姐的魂魄,宿桑在旁边守着,宿桑说:“小姐魂魄需要护魂玉温养。”

杉斛毫不吝惜的将护魂玉拿出来。

宿桑摇摇头:“护魂玉的灵力已经失去过多,无法再温养小姐的魂魄了。”

杉斛气急,只是深深的看了眼小姐的魂魄,然后惨淡的笑了笑:“小姐,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说完,之后周身魔气大盛,宿桑大惊之下,就要出手,岛主这时冲了进来阻止了宿桑,宿桑再定睛一看,魔气中间的护魂玉不断的旋转,护魂玉周围包裹着厚厚的绿光。

“这是……”宿桑看着护魂玉有些不敢相信。

岛主叹了口气:“她燃烧了自己的魂魄,注入到护魂玉里,这是真正的灰飞烟灭了。”

这画面有些惨烈,宿桑有些不敢看。岛主捂住了宿桑的眼睛。

魔气消失的时候,整个院子里很安静,只有那块玉发着荧荧之光。

岛主将玉拿起来,递给了宿桑,说:“希望小姐重活一世,不再受那情爱之苦。”

宿桑语气低迷:“可是我总想成全她的一片痴心。”

岛主笑了笑:“去吧,再不去,那师徒可是又要来了。”

宿桑接过玉佩:“我去送小姐投胎。”

不知花红柳绿几春,冬雪秋收了几次,人间还是那个人间。

一位大户家的小姐出门踏青,一身绿衣,身材窈窕,不乘轿子反骑马,身上挂着个玉佩绿的通透,朝着郊区飞扬而去。

众街坊:“这高家小姐长得真是好看啊,像个天仙一样。”

“好看是好看,可就是没有大家闺秀的样子,整日骑马翻墙像什么样子。”

“即使骑马翻墙又如何,高府家大业大的那小姐从小又被捧在手心上长大,而且那小姐自小订了婚约,也不怕以后找不到夫婿。”

“定亲了有什么用啊?这位小姐都要求退了几次婚了,一心要出去闯荡江湖呢,立志做个侠女,都被抓回来好几次了,估计这次又是偷跑出去的。”

“……”

街里邻坊指着远去的小姐众说纷纭。

而那位高家小姐直奔城外,剑指天边,扬言要仗剑天涯。

“小妹,朱家的公子前几日就出发来京了,估计这两日便到了,你真不见见再走?”说话的是高家的三公子,高家小姐的三哥哥。

那个骑在马上意气风发的小姐,突然听到这话,忙回头,就看到自家三哥哥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嘴里还叼了根杂草棒。

“三哥哥,让我嫁个一个一面都没见过的人,不可能,你忍心你自己的妹妹以后都不幸福吗?”小姐端坐在马上说。

“不忍心。”三公子说着,然后朝小姐丢了一个小包裹,“这里面有些银钱,还有防身用的。”

小姐接住:“谢谢三哥。我玩够了会回来的。”说着就扬起马鞭一骑绝尘。

高家的三公子看着人走远,才吐掉嘴里的草,打了个响指,身边冒出了个灰衣人来,那人低着头,看不见面容,三公子说:“跟着小姐,不要被她发现,有危险出手相救就是。”

“是!”灰衣人说完朝着马消失的方向追去。

再说高家的小姐,是高老爷老来得子,从小就是被爹爹哥哥们千宠万爱般长大,因这自家母亲有个手帕姐妹,而那个手帕姐妹正是朱家的老夫人,所以两家老人就订下了这么个亲事。

高家小姐自是不愿意嫁给一个没有见过面的人,于是听说那朱家的人要上门来提亲,这便又偷偷的跑出去了。

高家小姐骑着高头大马,想着仗剑天涯,一心当个除暴安良的侠女。

就这样小姐走上了自己的江湖路。小姐牵着马在路上慢悠悠的晃着,忽听前面传来吵闹声,但见从对面跑来一个身穿白衣的年轻公子,背上背着个包裹,在看到不远处一个女孩牵着马的时候,那个公子大喊:“小姐,快跑啊!后面有山贼。”

高家小姐一听,有山贼,立即就迎了上去说:“公子,你先跑,我再这帮你挡着。”

那公子说:“你一个小姑娘能挡什么山贼,快上马跑吧!”

于是男子一个飞身飞到了马上,在小姐还在慌乱的时候,就一把拽住了小姐的手,搂在了自己的身前,两人一起坐在了马上,骑走了,留下了后面气喘吁吁追上来的人。

追来的那群山贼中,带头的人喘着粗气大喊:“少爷,你去哪儿啊?”

可是少爷已经骑马走远,站在旁边的一个随行的人说:“朱叔,少爷跑了!现在是继续进京向高家小姐提亲,还是……”

这人话还没说完,就听那个朱叔气急败坏的说:“少爷都跑了,还去提什么亲,先回家告诉老夫人吧!”

那个随行的下人还在嘀咕着:“娶高家的小姐不好吗?少爷为什么要跑呢?”

那个朱叔踢了这个下人一脚:“瞎嘀咕什么呢?”

这一大群人才垂头丧气的往回走。

此时站在云端的宿桑仙君,长叹了一口气:“终于见面了!挺好,挺好!”

“师徒一场,就帮你到这了,以后的路要你自己走了,小徒儿,加油啊!”说着心满意足的架云离去。

三个月之后,高家小姐带着一个白衣公子回了高府,她称那人为朱哥哥。说是闯荡江湖的时候从山贼手里救下的一个人,非常喜欢而且两情相悦,特带回家成亲的。

没过多久,江南朱府也立马派人上门提亲。

远在西天的唐僧师徒也终于听完了佛祖的讲经,赶回凡间时,发现人间已经过去了十几载,而下凡历劫的猪八戒正在办喜事。

唐僧从云端上伸头瞅了几眼,就看到了新娘子腰间的护魂玉,于是又默默的把头缩了回来,心里宽慰了许多,总算能相守一世了。

悟空却是有些不能理解:“师父,八戒下凡乃是历劫,经历磨难方可成佛,他在凡间如此心想事成,怕是与修炼无益啊,这肯定是有人插手了凡间事了,把那小姐送到八戒跟前的。”

唐僧瞥了眼悟空,不想理会他,但是毕竟是自己的徒弟:“回你的花果山去。如果无聊也可去凡间体会一下人情世故,爱恨情仇,对于你的修炼也是有益的。”

悟空问:“师父,你去哪?”

“我去谢一谢宿桑仙君。”

悟空看着师父飞远,口里自言自语:“人情世故?爱恨情仇?”想了想又自顾自的摆手,“算了算了,俺还是回花果山吧!”

正在敬酒的猪八戒下意识的朝天空看了看,白云朵朵,微风习习,几只飞鸟掠过,一切都很平静,心里有些空同时又觉的很满足。

有媒人笑着拉他去踢新房的门,他才回神,朝着他的新娘子的房间走去。

没人知道他当时从提亲的队伍逃跑的时候,迎面就遇到了那个身穿绿衣的女子是何等的震撼,异常的熟悉感,心里所有的空虚在刹那间被填满,被小姐的美貌迷惑也罢,被之后两人闯荡江湖时点点滴滴的相处吸引也罢,甚至觉得她身上那块玉佩甚合眼缘也罢,反正就觉得此生能娶到这个人便无憾了。

不仅此生无憾,来世也无憾!

两人以后的人间烟火,或者柴米油盐,或者琐琐碎碎的小事,他们都会一起度过。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没有了